2013年10月13日 星期日 农历癸巳蛇年九月初九

  • 京涛微博
  • 京涛微博
  • 京涛信
  • 后台管理
当前位置: 首页 > 每周人物 > 正文

【第124期】尹田:所有学科的终极关怀都是人类

尹田,四川宜宾人,中共党员,1983年毕业于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1992年由国家教委公派赴法国图卢兹社会科学大学留学,曾任西南政法大学法律系主任,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民商法博士导师组负责人。尹田累计发表法学论文170多篇,出版著作20多本,20173月在北京大学退休后受邀任北京理工大学珠海学院(下简称北理珠)民商法律学院教授。

采访尹田老师的那个下午,南粤的夏天尚未到来,阳光温柔、微风拂面。尹田一袭白衣,提前站在公寓楼下迎接着我们。轻松的访谈便在小区的长廊里展开。

从北大退休以后,在我校民商法律学院荣誉院长梁慧星、院长王建宇的热情邀请下,尹田作为法学院特聘教授为大一新生教授《民法总论》。

文艺青年向法学家的转变

1954年,尹田出生在四川宜宾的一个书香世家,或许是来自父母的遗传,他天性就喜欢看书。跟其他孩子一样,尹田也喜欢看小人书。得益于有一个在幼儿园当教员的母亲,他时常能在母亲的办公室找到一些破旧的小人书,看得不亦乐乎。

然而小时候的尹田又是那么的腼腆,以至当母亲告诉他有个男教员手里有一些新版小人书,让他去找叔叔借时,出于羞涩,他在叔叔后面站了许久,最终还是不敢开口。

在采访尹田之前,我们品读了几篇他年轻时所写的散文,里面记述了他幼年时的成长经历、文革时期的挣扎岁月,求学时期对爱好的执着以及步入法学界的心路历程。以此为话题,我们开始了交谈。尹田老师告诉我们,他其实从小热爱文学和音乐,只是因为后来填报高考志愿阴阳差错才走上了法学这条路。

当问到尹田在当时为什么不喜欢法学时,他解释了这其中的两个原因:一是他天性喜爱文化艺术,青年时期的他阅读了大量的文学作品,长期拉手风琴、学习美术;二是他十来岁到二十来岁的生活环境,正处于文化大革命的动荡岁月,他厌恶无穷无尽的政治斗争。

大学时期的尹田,经常活跃在各种课外文娱活动中,他上课时其实并不太用心,但每当离考试还有十多天时,他变开始琢磨学习笔记和教材内容,归纳并判断科目的考点。于是,一直不务正业的他每次考试得到的成绩都是全班甚至全年级第一。别人都觉得很神奇,还有人问我怎么考试。但认真想想,这种考试能力的形成真的跟我平时练音乐、看杂书无关吗?应该还是有关的。回想起当初这段戏剧性的经历,尹田笑着摇了摇头。

1983年,西南政法大学有了新政策:优等生要留校任教,这大大违背了有着四年考试全优成绩尹田的设想,他想毕业后回宜宾老家。当他发现抗议并没有什么用后,他只得无奈接受了这个事实,留在了民法教研室。为了当好老师,他开始花时间认真钻研法律,尽管他并不喜欢这个职业。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我还是讨厌法律,直到我在法学与文学之间发现了一些共通点。他解释道。

兴趣与职业具有相对性

尹田也曾问我们所选择学习的专业是否是自己所喜欢的,答案不尽相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好,这是一种天性和特质。但其实这两者具有相对性:当轻松愉悦的爱好变成固定的职业时,它会变得枯燥无味,因为这其间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进行大量的训练,久而久之便也会厌倦,这就是为什么很少有人能够将自身的爱好变为终生从事的职业的原因。天赋是需要主客观各种各样的条件才足以成为能力的,在此之前我们最重要的是要存活在这个社会上,因此很多人的职业选择和天性喜好看起来并不相同。正如尹田当时的选择,法学看起来与文学艺术完全不同,甚至相背离。

难道只是因为要教书而不得不开始喜爱法律吗?尹田觉得当自己在把主要精力放在研究法学后,兴趣才开始慢慢发生转移。音乐也好,文学艺术也罢,它们的共同目的都是把人类美好的、善良的东西加以展示,而它们本身其实只是一种载体。爱好它们让人们的性情得到熏陶、好奇心得到满足,让人们学会珍惜、辨认,让人们对生活的未来有一种希望。而法律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它试图建立起一种规则和秩序,包括经济财产的、家庭伦理的,这些涉及人类社会的物质、精神活动都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法律的目标就是让每一个个体能自由地去追求自己合理的利益。在这个过程中,实际是法律鼓励人去成为一个好人,而不是坏人。法律并不是冷冰冰的东西,它充满了对人的理解。

他自身爱好的转变让他明白:人是具有可塑性的。新的兴趣爱好是可以建立的,它与之前的兴趣是存在联系的,只有走进去以后才知道它有多宽、有多广、有多丰富。

价值的选择与实现

中国改革开放的热潮,使中国的政治生态发生了根本性变化。改革开放对尹田老师造成了很大的冲击——他从原本所处的不许说真话的时代一下子走进了另一个充满活力、焕发着生机的时代。这使他对政治的厌恶感大大减弱,他开始着手于研究政治。

认为,改革开放后,人们开始关注自身的生存状态。如果法学家能够介入政治生态的形成过程,能够通过自己的努力使得政治生态向更合理、更真实、更科学的方向发展,那么这时候个人就已经与社会“连接成功”。通过他们去创造、传达思想,从而推动社会进步,自己的力所能及去影响改变,使法律规则更加适应我们的生活,同时对司法实务有更大的推进,这时候个人的作用就是有社会价值的。

对青年人的建议

尹田认为,大学生应该把视野放宽,不应该只关注自身,还要关注社会,当一个人把社会纳入视野,他的胸怀会更宽广,也才能走得更远。

我们的知识实际上是一个整体,它既关于人类自身,也关于自然现象,我们去研究它们,由此形成了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他们之间相互牵连。特别是法律学科,实际上是一个综合性的学科,从事法学的人有一个非常重要的素质要求,就是对人、对人类、对人类社会有一种兴趣。一般人认为法律是纯理性的,但对法律深入了解以后、体验过社会各种各样的生活方式与思想感情后,了解了哲学、文学、历史与艺术后,就能真正了解人,建立起自己比较科学、正确的价值观念。这样才能体会到什么叫做社会的公平正义又意味着什么。

如果缺乏对生活的热爱、对人的关注,就算通过学习掌握了一大堆的法学知识,也不能真正去理解法学的内核即人文关怀。对人都不了解,又怎能去创造和安排更适合中国国情的法律规则?因此,法学生与大学生都更需要走近社会、体验生活,找寻到自己专业所真正具有的意义。

现在,从北大退休的他,已作为法学院的正式教授定居珠海,站在北理珠的三尺讲台上继续发扬着这样的理念。

桃李不言,下自成蹊。在北大、在政法大学,在其他的许多地方,尹田的身影留在了无数学子的脑海中,留下了一段与法律的不解之缘。